胖马识球丨三级职业联赛没有一支球队真正降级该高兴吗?

把时间拨回今年1月,重庆两江竞技以“全华班”战胜武汉后成功保级,队员们兴奋地抛起主帅张外龙。几天后,大连人在附加赛中不敌成都蓉城后惨遭降级,队员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手抛起主帅,沉默离场。

4个月后,两队的命运突然两级反转。5月24日,重庆宣布因“负债累累,无力再坚持俱乐部运营”而退出中超并停止运营。5月27日,中国足协宣布取消重庆两江竞技注册资格,大连人递补获得2022赛季中超联赛的参赛资格。保级成功,别以为你稳了,保级失败,别以为你完了。在这块绿茵场上,成绩似乎并不是决定性因素。包括大连人在内,上赛季中国三级职业足球联赛全部7支本应降级的球队,没有1支真正成功降级,有的被动升级,有的主动解散。

大连人又回来了,他们在休赛期引进了朱挺等老将。图片来源:大连人俱乐部官微

大连人因重庆退出而递补回到中超,青岛则在上个月宣布退出中国职业足球联赛,与重庆退出的原因相同——没钱。

在青岛退出前,同样没钱的贵州队就宣布退出了,这样中甲一下少了两支球队。原本在升降级附加赛中不敌中乙球队的北京理工和天山雪豹双双“复活”,携手再回中甲。

中乙降级队:绍兴柯桥越甲(解散)、泉州亚新(递补)、陕西俑士超越(解散)

绍兴柯桥越甲和陕西俑士超越两支球队也难逃解散的命运,而随着中乙联赛的四川民足队和厦门鹭岛队宣布退出,泉州亚新得以递补回到中乙。

2020赛季天山雪豹输掉保级附加赛后沮丧的球员们,但他们很快又递补回中甲。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其中,新疆天山雪豹的经历最为传奇,他们已经是递补界的“老前辈”了。天山雪豹在2018赛季、2020赛季、2021赛季三次因战绩不佳遭遇降级,又三次递补回到中甲。

2018赛季,浙江毅腾因不符合准入标准被勒令降级,第一顺位递补球队大连超越解散,雪豹重回中甲;

四年内三次降级三次递补回到中甲,上演了一出递补“帽子戏法”,天山雪豹好像有无限复活卡。对别的球队来说,联赛夺冠很难,对天山雪豹来说,比夺冠更难的是降级。天山雪豹当然可以和球迷一起为一次次被动保级喜悦,但原本悲剧色彩的降级,在中国职业联赛却被赋予了喜剧元素,一些球队在降级和保级之间反复横跳,就是降不下去,这真的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吗?

留得球队在,保级不操心,这样的局面很容易养成一些球队的“摆烂”心态,长此以往,如何保证球员的上进心,联赛水平又谈何提升?年年有球队解散,年年有球队递补,成为了我们联赛的常态,这样的联赛培养出来的国足,真怕有一天把赢不了越南也变成了常态。

既然叫职业联赛,那就应该职业起来,让保级和降级恢复到本来的模样,场上见真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