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媒文章:疫情是规模最大的历史加速器

法国《回声报》网站12月20日发表文章《大流行是如何重新勾勒这个世界的》,作者系法国蒙田研究所特别顾问多米尼克莫伊西。全文摘编如下:

对2020年,我们可以作出的第一个地缘政治总结是什么?2021年1月世界经济论坛从达沃斯改到新加坡一事颇具标志性,似乎是新冠肺炎对世界新平衡造成冲击的一个完美总结。世界经济论坛史上共有两次改变了举办地。第一次是2002年1月的那场,在“911”发生后。我们的确应该同情纽约。

世界经济论坛这次改址新加坡是在传递对亚洲有信心的讯息。2020年年末,达沃斯论坛改址只是证实了大流行暴发之初的一个地缘政治假说,即新冠肺炎很可能是一个规模最大的历史加速器。而且如果疫苗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或者简单来说没能在“应该的时间”(也就是2021年秋)恢复“几乎正常的生活”,这场加速可能会快到令人头晕目眩的程度。有人想淡化新冠肺炎的重要性,把它说得像一场小流感,还批判限制自由的措施是防护过度且妨害自由,他们都大错特错了。美国疫情期间的单日死亡人数有时比2001年9月11日和1941年12月的珍珠港都高很多。

疫情真的是一件大事,包括在地缘政治领域,但它带给我们的诸多教训有些是相互矛盾的。

新冠肺炎在表明一切保护主义欲望是多么虚无的同时,反而加剧了民族主义和退守本国的趋势。我们虽然清楚仅凭一己之力无法获救,却还是不由自主地产生这种强烈的欲望。在欧洲,疫情初始出现的民族自私主义抬头让意大利沦为第一个受害者。这份最初的孤独感是否会在意大利人的精神深处留下痕迹并影响他们与欧洲的关系?相反,随着时间推移,疫情迫使欧盟国家(特别是德国)打破受本国文化影响对举债抱有的迟疑态度。这是新冠肺炎的第二个矛盾点。疫情的出现可能会让欧洲在全球的存在感下降,亚洲的存在感上升。但就欧洲本身而言,“欧洲感”有所提升,团结和一体化程度增强了。

大流行在增强一体化的同时也加快了与此相对的去一体化进程。在经济层面,虽然各国付出了努力,但贫富差距和更深层次的生活条件差距加剧。贫困激增是对全球稳定最严重的威胁。

经济和社会领域差异加剧,体现在学术和政治领域就是思想极化。对新冠大流行的观点分歧强化了已经存在的鸿沟,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家之间。

随着时间的推移,新冠肺炎已经变成对一个世界的隐喻甚至是总结,而关于这个世界,我们对它并不比对这个疾病本身的了解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