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这些“老宝宝”们精神科医生成了“戏精”

而在他们身边,无数长寿的人们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是:65岁以上的人有十六分之一得老年痴呆,75岁以上有五分之一得老年痴呆,而如果有幸活到85岁,你将面临一半的可能罹患痴呆。

近年来,随着《都挺好》《天才基本法》《困在时间里的父亲》等影视剧的热播,老年痴呆患者的现状和照料问题越来越受关注。在一个老龄化日益严重的社会,如何看待老年痴呆症,就是如何对待即将老去的自己。

“患有老年痴呆的人,有一天会忘了生命中所有人和事,但他/她会以一种全新的方式重新认识陪伴在其身边的人。”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精神卫生中心(杭州市七医院)老年精神大科主任陈斌华说。因为工作,他与老年痴呆患者打了20多年交道。或许,听完他与他的“老宝宝”们的故事后,你会感觉这个病其实也没那么绝望。

陈斌华的手机里存了一个“偷拍”的短视频,工作太累或是不顺心的时候,他就会翻出来看看,然后很快就能“满血复活”。这个神奇的视频,究竟藏了什么秘密?

钱江晚报记者点开视频看到,短短几秒钟,只有四句对话,模糊的画面中,只见一位身穿病号服的患者,在往医生的白大褂口袋里塞东西。乍一看,根本不知其所云。

原来,那天早查房,陈斌华看到许奶奶(化名)正坐在床边理钱,想到多数老年痴呆患者很在乎自己的东西,特别是钱,他便想试探着了解一下老太太的病情,究竟有没有“被窃妄想”,顺便拍个视频今后给学生上课时好用。不料,当他拿着手机靠近时,许奶奶卷起其中的几张钱要往他口袋里塞,第一次,他下意识躲开,许奶奶马上又一次塞过来,这一次,他没躲。

事后,陈斌华仔细看了许奶奶的钱,是一堆1元、2元、5元、10元等金额不等的纸币,加在一起也就几十元,而塞给他的那卷钱里,竟有其中唯一最大金额的10元——许奶奶把最大的信任,交付给了他。

“老太太70多岁,在家里时也老爱藏钱,找不到了就一定要说是子女偷的,发起脾气来就乱摔东西。”陈斌华没有过多讲老太太患老年痴呆后给家人造成的困扰,但在被问及他是怎么做到与连子女都难以搞定的“老宝宝”亲近时,他露出了那个标志性的笑容。

送去住院的痴呆老人,往往已到了病情比较严重的程度,遗忘倒不影响他们待在家里,猜疑则是很多家人无法照料好他们的主要原因,有怀疑子女偷了其工资卡频频争吵的,有怀疑老伴出轨大打出手的,还有怀疑保姆投毒而报警的……情境五花八门。

陈斌华坦言,这些老人既敏感又“作”,再加之医院这个陌生的环境,一开始要接近他们确实有一定难度。不过,如果你能试着去理解和重新认识他们,要成为他们觉得可以亲近的人也就不难了。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这是陈斌华接近“老宝宝”们的第一步,笑着跟他们打招呼,一边嘘寒问暖,一边拍拍肩膀、摸摸肚子等有些肢体接触,几次之后,老人就会对这张笑脸形成条件反射,首先认定这不是陌生人。

80多岁的孙爷爷(化名),总说女儿把他的工资拿走了,住院也特别不安心。陈斌华每次查房,都会微笑着告诉他:“你的工资存在银行,存单都在我这里。”而为了让老爷子真相信,他还特地打印了一张类似的存单给他看。他甚至还找到在银行工作的朋友,要来厚厚一刀用来练习点钞的模拟币,让老爷子看了特别有安全感。

78岁的刘奶奶(化名),老年痴呆伴发抑郁,住在医院里总担心儿女出了意外吵着要回家,陈斌华每次去查房,都会掏出手机装模作样打电话,煞有介事自言自语一通后,告诉老太太“他们在电话里告诉我都很好”,于是,老太太就能平静许久。

有时在病区里走动,碰到有的老人在吃东西,陈斌华会故意凑近去“讨要”:“这么好吃的东西,分我一点吧。”而老人会得意地看看他,然后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与他分享,哪怕是一颗糖果、半块饼干,他都会接过来如宝贝般藏进口袋,接着老人就会笑得很开心。

一些刚入科的年轻医生不太懂陈斌华的“套路”,查完房后憋不住笑问:“主任,你这番戏精上身的操作有啥说法吗?”

“老年痴呆患者的认知其实与小孩差不多,这就为什么会有‘老小孩’的说法。把他们也当成孩子,平时你们怎么哄骗孩子的就怎么对待他们,这些善意的谎言能让他们开心,觉得医生是可以亲近的人,也就能更好地配合治疗。”陈斌华都会语重心长地回答。

陈斌华说,他其实很乐见年轻医生这样的提问。老年精神科比较特别,在入科教育时,就会特别讲到怎么与患者与家属沟通,但都比较粗浅,更具体的还得通过高年资医生的言传身教,而他们会问就说明在关注。

其实,家属与痴呆老人的相处也是如此。不要试图跟他们讲道理,顺着他们的认知,不指责、不争辩,这些“老宝宝”们自然就会觉得你好,也会给出他们特别的回应。

比如,孙爷爷从那之后,每次见到陈斌华,都会马上笑着打招呼“你来了!”,然后颤颤巍巍要起身,热情迎接;刘奶奶则更有意思,见面就夸陈斌华“你怎么这么好看”,而她对自己不喜欢的人则会说“这个人这么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