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种不确定因素影响新冠疫情 何时结束难料

新冠疫情的未来变化受多种不确定因素的影响,包括:病毒的变异时间地域和方向、各国政府的政策取向、世界人口的流量流向、严格的防控措施坚持时间,以及疫苗防治效果等等不确定因素。因此,至少在目前尚难预判未来的疫情走势,更难预测疫情何时结束了。

一是变异快,且变异速率不确定:高等生物通过突变、遗传、自然选择,进化出新物种常以“百万年”计,而新冠病毒变异出新种却以“月”计。全球的新冠, 即使从2019年7月美国德特里克堡病毒实验室的泄漏事故起算,到今年1月仅19个月,就从1种原始毒株变异成9个变种。包括:阿尔法、贝塔、伽马、德尔塔等4个传播较快的“需要关注”的变种,和埃塔等传播较慢“需要留意”的5个变种。平均2个多月出现1个新变种。上月(11月9日)又在南非发现了属于“需要关注”的,命名为奥密克戎的第10个新变种。此外还有一些不够上述2个级别的变种。变种出现的间隔时间,有的1个月出现两个,如去年12月发现埃塔和拉姆达两个变种。有的间隔10个月,如缪毒株和奥密克戎的发现,分别于今年1月和11月。今年8月研究发现:德尔塔“已在印度和以色列等国产生了至少12种突变体”。英国科学家一项新研究称,新冠病毒几乎一周变异一次,变异速度比此前估计高50%以上。注1

二是变种出现的地域不确定:新发现变种的国家,包括亚洲的印度、欧洲的英国、北美洲的美国、南美洲的巴西。而非洲的南非竟然新发现贝塔和奥密克戎两个变种;

三是变种的传染性和毒力的变异方向捉摸不定:有的传染性变强,有的更易逃避免疫,也就是更不怕疫苗。其中去年10月在印度发现的德尔塔变种,变得既增强了传染性,又易逃避免疫,即所谓“双突变”。 最近发现的奥密克戎,有的专家认为“猛于德尔塔”,因为其刺突蛋白(又称S蛋白)的突变达32处,为德尔塔毒株在该处突变数的2倍。而刺突蛋白是帮助病毒侵入人体细胞的衣壳蛋白,也是人体免疫细胞据以识别新冠病毒的抗原蛋白。所以更易传染,且更易避开疫苗;注2但有的专家认为奥密克戎将开启“流感化”传播,新冠疫情或迎来“拐点”。虽然流感季节在全球每年可引发3~5百万人住院,并导致29~65万人死亡,但毕竟只是季节性传染病,从而使新冠疫情进入常态化。注3总的看来,突变可能增加传染性,提升毒力。也可能更具传染性,但毒性更小,感染者将出现类似“普通感冒”的症状”。注4但谁能左右病毒的突变方向呢?

世界2百多个中央政府,谁也不受谁的政策约束。如中国政府,早在去年1月23日,全国只有830例确诊时,就决定武汉封城。此后虽于2月分新增确诊数达6.79万人,但由于中央政府调动全国人力物力,驰援武汉与湖北,至4月分新增确诊数已降至0.18万人。5月起全面复工,转入经常性的防控,直至目前都未松懈。注5

而美国,去年2月新增确诊只增加了69人,仅为同期中国1.6%时,美国政府不积极抗疫,反而全力指责中国,纵容民众集聚,失去了早期防控和最佳机会。仅用了1个月时间,3月分新增确诊就升至16.5万人,达到中国2月分的2.4倍,跃居世是第1。此后一路攀升,到去年底确诊数升至2045万人,高达全球的1/4。年底前几个月,总统更是将此疫贬低为大号流感,故意不戴口罩召开大型集会,只为大选获胜。新总统上台后10个月的新增确诊和死亡数都超过上年。美国政府最近还默许生产疫苗的辉瑞公司,利用出口剥夺拔术欠差的国家的主权。如对阿根廷、巴西等国在疫苗购买合同的附加条款中,用银行储备、军事基地和大使馆建筑等国家主权抵押。且不允许这些国家再买或接受他国捐赠的疫苗。就是说:“我涨价,你必须还钱”。你还不起钱或购买他国疫苗,都要把你国主权资产给我公司(实际上是美国政府)注6。可见美国政府已经把公共卫生技术,转化成剥夺他国主权的政治工具!疫情越严重,越能实现本国垄断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目的。难怪美国的政府首脑,对本国新冠死了80万多人,达二战死亡人数2倍的惨痛事实无动于衷了。英、法等国的政策取向,都是为本国垄断资产阶级利益服务,不可能为公共健康采取严格的防控措施。但带毒者可以跨越国界,怎能控制世界疫情发展呢?

新冠肺炎已扩散至全球214个国家,且各国疫情差异很大。只要有人在国际流动,病毒就难免扩散。如中国今年境外输入的患者数已超过本土患者新增数。谁知道200多个国家间人口流量、流向及未来走势呢?即使在一国范围内,因为病毒潜伏期多达14天,谁能保证带毒者不被漏报?其行踪、密接者不被漏查漏封呢?何况还有一人可传染多人的“毒王”存在,谁能保证他(或她)在第一时间现身呢?

有些国家在疫情早期防控和治疗效果很好,但时间长了不能坚持,以至使发病率猛增。如古巴至去年末每10万人口累计发病105人,仅为全球平均的7.9%。但至今年10月末发病率已升至8399人/10万人口,高达世界平均水平的2.65倍;又如印支半岛三国–越南、柬甫塞、老挝,去年末发病率只有1.6人/10万人口,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0.12%。但今年10月末发病率已升至887.2人,增加到世界同期平均水平的28%。其中曾经是防治水平一流的老挝,去年末累计确诊仅41人,死亡为0。但至今年10月末累计确诊增至39586人,死亡62人。这种情况今后还会在其它国家出现。

主流总是把希望寄托在疫苗上,认为达到80%以上的接种率就可以实现群体免疫。但世界疫情发展的数据并不支持这种理念:

一是全球接种率已过100%,但每天新增发病人数仍达54万多人:今年8月5日至12月8日,全球接种新冠疫苗总量从43.6亿剂增至82.3亿剂。平均接种率从56.5%升至107%。已超过“群体免疫”的要求。日均接种3142万剂,按理新增发病人数应显著降低,但10月30日至12月4日平均每天仍增加54.5万例;注7

二是接种率高的国家新增发病率,反而比接种率低的国家高(说明:疫苗有效期6个月,可以跨数月进行接种率与发病率对比):至8月5日,最发达的美、英、法、德、意、西班牙、加拿大7国,6.92亿人口平均接种率112.7%;不发达的非洲埃及、阿尔及利亚、尼日利亚、突尼斯、埃塞俄比亚、津巴布韦、南非7国,5.53亿人口平均接种率只有10.6%。但今年前10个月比年初新增发病人数:高接种7国达6780人/10万人口,为世界平均水平的3.68倍。而低接种率7国仅为582人/10万人口,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32%,只及高接种7国的8.6%;至12月8日,收入最高的国家和地区接种疫苗的速度比收入最低的国家和地区快10倍以上(据彭博社12月9日报道),但今年10个月低收入12国新增发病率仅为339人/10万人口,只及高收入47国的6.3%。注8

三是有的媒体编造疫苗效果,误导公众,为制造商做广告。我们知道:某时段新增死亡人数,可以分解为“确诊数增量”与“患者死亡率增量”之乘积,从而推测出防控及治疗阶段分别对死亡人数变化的影响。如果疫苗的预防效果理想,达到一定的接种率,必然会减少防控阶段因“减少新增确诊数”而少死的患者。彭博社12月9日发表濠江客文章说:“在人类社会接种了80亿剂疫苗之后(指12月8日),仅在欧洲,他们就在60岁及以上的人群中拯救了大约50万人的生命。”注9

但事实是:今年8月5日,欧洲疫苗接种率已达88.93%,为世界各洲第一,超过80%接种率的所谓“群体免疫”水平。在同等医疗技术水平下,本应比前期减少死亡人数。但却相反,欧洲40国家“今年头10个月”比“上年后10个月”多死了(不是少死!)73.7万人,为年初累计死亡人数的1.36倍。其中属于防控阶段的因“发病人数增加”而多死了92.52万人,而不是少死50万人;因降低“患者死亡率”少死了18.8万人,注10主要是提升医疗技术水平所致,也不是疫苗的作用。可见所谓“欧洲接种疫苗拯救50万人的生命”,其实是为美国辉瑞等公司做的广告词,但公众可能信以为真。

四是 个案证实“打了疫苗仍然感染”。今年7月23日,南京禄口机场疫情感染者37例中,有36例已接种过度苗,只有1例因不满18岁而未接种;6月12日英国临床数据中,126个因感染住院患者中,41人接种过1针疫苗,占住院患者32.5%。3人接种2针,占住院患者2.4%。注11

接种新冠疫苗后为什么防疫效果很不理想呢?牛津大学顶尖科学家Raymond Dwek教授解释:注12因为新冠病毒的“高度糖基化现象”。糖基化就是蛋白质或脂质在酶的作用下被链接上糖链的过程。糖基化位点可以帮助病毒骗过人体的免疫系统检测,因而成功地存活。艾滋病毒有20~30个糖基化位点,至今未开发出疫苗。而新冠病毒至少有66个糖基化位点。

综上所述可见:既然决定新冠疫情发展的病毒变异方向、各国政府政策取向、全球人的流量流向、严格的防控措施坚持时间及疫苗效果等多种因素尚不确定,那么预测疫情何时结束为时尚早。

联系笔者发布的“对近20个月世界疫情走势分析结果”之一、之二可见:注13各国疫情严重程度,既不取决于经济、科技发展水平,也不取决于疫苗接种率高低,主要取决于各国防控措施严格程度、开始时间的早迟和坚持时间的长短。为此建议:

1、建议各国学习中国的防控经验,尤其要严格控制国门、严格管好旅游景点等人员集聚的场所;

2、吸取中医及本国成熟的民间医疗理念和经验。包括中草药、针灸、穴位注射、气功、太极拳等。探索用不同的“大锅中草药汤”预防不同国家、不同变种的新冠疫情。对不同人群可调正方剂构成及剂量,以取代效果较差的疫苗。既可加提高人体的非特异免疫力,使大多数人从病毒的阴影下解脱出来,正常工作生活。也可作轻症治疗。还可在不同国家就地取材,降低防治成本。乃至提高治疗效果,减少副作用及后遣症;

3、世界各国通力协作,继续追查此轮新冠源头。如系人为,应受国际法庭追责。各国所有研究病源微生物的实验室,均应向世卫组织报备,并接受其检查监督。发现问题立即关闭、处理、追责。如系自然源头,应采取相应的针对性措施。

4、缓行工业化国家的“用可控自然能代替人类劳动和生命元素的自然循环”的生产模式。减少化肥、农药、除草剂使用量,限制转基因作物播种。既可延长化石能源使用年限,延缓全球变暖,也可减缓环境压力。因为水体、土壤、空气污染,必导致动物血液、体液、植物汁液,乃至细胞质内成分改变,从而改变病原微生物的生存环境,促使它们加速变异。即使本次疫情结束,只要不放弃并发展这种模式,还会有新的甚至更厉害的病毒、病菌!同时,如果一味追逐用更多的可控自然能取代人类劳动,甚至用机器人代替人体,那么富人们就会腾出更多时间去旅游,去人群集聚的场所玩乐,则更利于“人传人”的病毒传播。注14

5、不要刻意追求“城市化”。城市化是工业化带来的副产品。刻意追求,过早将人口集中到城市,就会加速“人传人”病毒、病菌的传播,如南美洲那样。注15

1.中国蓝新闻2021-09-06央视新闻客户端“新冠病毒又现新变种!缪毒株已传及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

2. 2021-11-26澎湃新闻记者“猛于德尔塔”?世卫组织紧急讨论非洲出现的新型新冠变异株;中国新闻周刊 牛荷 2021-11-29 “最厉害变种,来势汹汹”。

3. 新浪财经21-12-06.“新冠疫情或迎来“拐点”:奥密克戎带有“感冒病毒”基因,将开启“流感化”传播?”

7.《全球疫情发展报告》@ph手记总第377期:疫苗专题08-09;彭博社12月8日濠江客“新冠疫苗接种一周年:全球注射疫苗超过82.3亿针,拯救了多少生命?”

8.见红歌会网11.26.“望远镜:新冠肺炎的防治效果似乎与经济发展水平倒挂”图2。

9.彭博社12/09发表濠江客新冠疫苗接种一周年:全球注射疫苗超过82.3亿针,拯救了多少生命?

10.用因素分析法将今年10个月欧洲新增死亡人数73.72万人,分解成“累计确诊数”和“患者死亡率” 两个变动因素:2021年10月末比2020年底,欧洲防控阶段“累计多死新冠人数”=(2021年10月末累计确诊人数6421.1万人-2020年末累计确诊人数2377.1万人)*上年末患者死亡率2.29%=92.52万人(多死);治疗阶段少死人数=10月末累计确诊人数6421.1万人*(今年10月末患者死亡率1.995%-去年末患者死亡率2.288%)=-18.8万人(少死)。

11.界面新闻2021-07-23实习记者郭晨雪“南京新增病例已接种疫苗仍被感染?专家:疫苗依旧有效,症状都不严重”。

12. 2021-03-28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为什么新冠病毒疫苗极难成功?牛津大学顶尖科学家这样解释”。

13.见红歌会网“网友杂谈”2021-11-24“只要国外新冠疫情仍在发展,中国疫情很难彻底清零–对近20个月世界疫情走势分析结果之一”和2021.11.26.“望远镜:新冠肺炎的防治效果似乎与经济发展水平倒挂–对近20个月世界疫情走势分析结果之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